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死神之我的灵压在你之上 > 第两百二十八章 欢喜的更木剑八(求订阅)

第两百二十八章 欢喜的更木剑八(求订阅)(1 / 2)

“乌尔奇奥拉死了……”

“看来这场胜利又是我的了,惣右介。”

四枫院总悟看着被击杀的乌尔奇奥拉,微微一笑。

“此言差矣,总悟君。”

蓝染惣右介听了四枫院总悟的话后,反驳道。

“哦?!”

“惣右介……不会你也有耍赖的时候吧?”

四枫院总悟眉头一皱,问道。

“我从来不耍赖,总悟。”

“死神从来不骗死神……”

蓝染惣右介脸上挂着温暖如春风般的笑容,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诚恳。

“哦!?”

“我信了,惣右介。”

四枫院总悟就这么看着蓝染惣右介,听着他忽悠,接着忽悠……

“如果黑崎一护是在正常是情况下杀死的乌尔奇奥拉,那么我绝对一言不发……但是很显然,黑崎一护并非是在正常的情况下击杀的乌尔奇奥拉……”

蓝染惣右介不等四枫院总悟多说,开始分析了起来。

“嗯?!”

“这怎么就不正常了?”

“惣右介你应该也可以明白的吧?那股力量才是黑崎一护真正的力量……既然黑崎一护用的是自己的力量,怎么他就不正常了呢?”

四枫院总悟反驳着蓝染惣右介,他据理力争。

“不……”

“虽然那股力量确实是属于黑崎一护的,但是这其中有着一个致命的问题。”

“黑崎一护这股力量,并不是被黑崎一护自己引发出来的,他是借由外力进入的。”

“所以我判断这股力量虽然属于黑崎一护,但是并没有被黑崎一护控制……”

蓝染惣右介看着黑崎一护,侃侃而谈。

“哦……四枫院总悟听了蓝染惣右介的话后,轻轻颔首,确实……黑崎一护之所以可以进入那种暴走的状态,归根结底需要两个因素,一个是自己进入濒死或者假死的状态,第二需要一个将这股力量诱导出来的因素。

黑崎一护假死的状态是莉莉妮特制造的,黑崎一护身体里的力量则是井上织姬引诱出来的,无论是哪一种,都与黑崎一护无关。

“好吧!”

“既然如此,这把就算你蓝染惣右介胜利。”

四枫院总悟思考了一会后,微微一笑,不过是一次比赛的胜利而已,让给蓝染惣右介了。

“那么我们之间三场比赛的结果,便是一平,一胜,一负……也就是说,现在我们还是平手的状态。”

蓝染惣右介微笑着看着四枫院总悟,即便是乌尔奇奥拉为了他蓝染惣右介才牺牲了自己的一切,奋不顾身,拼死战斗,他依然笑得出来,眼神之中毫无悲伤之情。

不过蓝染惣右介确实感到有些可惜……

可惜,像乌尔奇奥拉这么好用的工具,居然会被黑崎一护身体之中的,虚白之力给打的如此惨……

最后的最后,连个渣子都没有剩下来……

真是,怪可惜的……

“让我们开始我们的第四场战斗吧!”

“这一回,我方的选手是……”

蓝染惣右介微笑着,开启了他与四枫院总悟之间的第四场战斗游戏。

“第四场,我来!”

“我已经等不急要战斗了。”

“无论是谁也好,大虚也好,死神也罢,或者灭却师也无所谓,快点上来与我厮杀吧!”

早就已经感到迫不及待的更木剑八,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径自跳到了擂台上,对着在场的众人喊到。

“脑子有病……”

莉莉妮特看着更木剑八轻轻颔首,并给出了她对更木剑八的感觉。

“来吧!来吧!”

“跟我厮杀!”

“哈哈哈哈……”

更木剑八癫狂地笑着,像是一头暴躁的狂兽。

“谁上?”

蓝染惣右介的一众手子们,看着更木剑八纷纷皱起了没有,即便是他们也能感受到更木剑八那有些夸张的强大力量。

“我来吧~”

十刃之中,有着一头耀眼的金色长发,长相与萨尔阿波罗有着几分相似,名为伊尔弗特的男人,从众人之中走了出来,跳到了擂台上。

“萨尔阿波罗……”

那有着耀眼金发的男人在走上擂台之后,并没有一上来就与更木剑八展开战斗,而是朝着远处的萨尔阿波罗,微笑着,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哥哥。”

萨尔阿波罗对着那金发男人微微一笑,问好道。

“今天你不会妨碍我吧?”

那有着金色长发,名为伊尔弗特的男人正是萨尔阿波罗的亲哥哥。

“当然不会。”

萨尔阿波罗摇了摇头,他当然不会阻止自己的哥哥,毕竟他的哥哥,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哈哈哈哈……”

“太好了!太好了!萨尔阿波罗!”

“这样的话,我终于可以奋力厮杀了。”

伊尔弗特疯狂大笑了起来,他是一个武人,生前则是一位军阀,他爱好战斗,爱好与强者战斗,爱好与一切怪物战斗。

但是他有一个名为叫做萨尔阿波罗的弟弟,他深爱自己的弟弟,所以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弟弟压制住自己的本性,现在……他终于可以解放自己了。

“轰!”

狂暴的灵压从伊尔弗特的身体之中释放而出,强悍到了极致的灵压,给他脚下残破的擂台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轰鸣声,奔腾声,灵压掀起的狂暴气浪声,捶打着周围,观赏着他与更木剑八之间战斗的,每一个人的耳膜。

“这股灵压……伊尔弗特,你居然是瓦史托德级别的大虚?!”

葛力姆乔感受着空气中那充满绝望的灵压,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他不敢相信一直排列在他之下的伊尔弗特的真实实力居然远在他之上!强大而恐怖!

“吼!!!”

伊尔弗特怒吼着,无尽的声浪,将他面前白色沙漠中,移动的小型蜥蜴状虚们震成了湛蓝的灵子。

“哈?”

被伊尔弗特的声浪命中的更木剑八,淡定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喂!”

“可以开始了吗?”

更木剑八对伊尔弗特的花活不感兴趣,他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厮杀。

“哈哈哈哈……”

“我看得出来!死神,我看得出来!”

“你与我其实是一类人!”

“我们都是为了战斗而生的武人。”

伊尔弗特狂笑着,轻轻舔了舔自己的唇角,他已经做好了与眼前这头,狂暴的怪兽一战的准备。

“哈哈哈哈……”

“我早就等不急了……”

更木剑八听着伊尔弗特的话,大笑起开,迈着巨大的步子,直奔伊尔弗特冲去。

“哈哈哈!来吧!”

伊尔弗特拔出腰间的刀,迎着更木剑八的斩击挥舞了上去。

“叮~”

没有华丽的鬼道,没有惹人眼球的斩击,两个人就这样手握最原始的刀剑,互相拼杀着。

他们的每一刀,都会让二人脚下的擂台摇摇欲坠,他们每一次挥刀,都蕴含了各自对战斗的理解。

“战斗就是生命……”

“战斗就好似吃饭,喝水一般,是我们生命之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刀与刀之间的碰撞!”

“鲜血挥洒!”

“这才是生活!这才是战斗!”

伊尔弗特与更木剑八每一刀都会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一道伤疤,每一刀都会将对方的皮肤划破,让对方流出滚烫的鲜血。

“来吧!更木剑八,杀死我吧!我是绝对不会再生的。”

伊尔弗特将自己上身的衣服撕裂,露出了自己健硕的胸膛与诱人的腹肌,他的前胸被更具剑八的刀砍出了一道道献血淋漓的伤口,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使用过超速再生。

战斗……需要公平,如果他可以再生,而更木剑八无法再生,那么这场游戏就会变得很无聊,很无趣……

“哈哈哈……哈哈哈哈……”

更木剑八大笑着,他看着伊尔弗特,那眼神就好似看到了自己的知己一般。

明明伊尔弗特是大虚,明明他是专门杀虚的死神,但是此刻,他与伊尔弗特之间,有着一种宿命的联系感,他与伊尔弗特是同一类存在。

“哈哈哈……”

伊尔弗特与更木剑八互相理解,互相伤害,互相大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