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维度之间 > 11《猛兽》(中篇)

11《猛兽》(中篇)(1 / 2)

路桥无奈脱下了裤子,打开了水槽的水龙头。

打湿了自己的裤子,再度绑在脸上当作口罩。

下一秒的路桥才反应过来,自己把自己防护得那么好有什么用?

真正需要防护的是动物啊!发疯的可一直是动物。

看着自己一条裤子,可解决不了那么多动物的口鼻问题。

门口的狗还在狂吠,甚至开始咬门。

大铁门是用来防狮子老虎的,大型野兽都不怕就让这些比特犬继续咬吧。

路桥想让这些狗安静下来,此时紫色的烟雾已经沉了下来。

想到这里的路桥也明白,猛兽馆内的其他动物很快就要发狂了。

该怎么办?自己可捂不住那么多动物的口鼻,但路桥瞬间想明白了,自己不想死的话,将这些动物像之前的银渐层一样先杀死就好了。

路桥想到了这里,从医药箱内拿出了钳子。随后放下钳子拿起了一旁的榔头,这是上次兽医来给老虎口腔炎拔牙时留下的。

路桥对着空气试着挥舞了两下,清楚只要敲到脑袋应该就能一一击毙。

路桥咬了咬牙,距离烟雾最近的是两只狮虎兽和一只虎狮兽。

养出感情了,路桥还真不好意思下手。

看着两只懒洋洋的狮虎兽还在睡觉,一旁笼子的虎狮兽已经起身开始用头撞栏杆撒娇。

路桥拿着榔头,眼泪已经滑落而下。

周遭的紫色烟雾已经覆盖了路桥的身体,呼吸不成问题,但路桥不清楚什么时候这些动物就会失控。

路桥咬了咬牙拿起扳手,对着眼前的单独一只正在撒娇的虎狮兽就是一榔头。

榔头敲在脑袋上,也敲在路桥的心里。

路桥眼泪直接流淌出来,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虎狮兽已经倒下,两只狮虎兽听到声音之后起身不知所措地看着路桥。

它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看见路桥以为要开饭了。

两只狮虎兽站在笼子前看着路桥,也从未见过路桥这个样子。

路桥用手臂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再度高举榔头。

望着上下两只的大眼睛,可以去手上的锤子掉到了地上。

眼前就是笼子的插销,路桥已经想不起当时干嘛要回来,回到动物园了。

死在其他动物手里,像乔克一样。

还不如死在自己认识的动物面前,路桥此时打开了插销。

路桥跪在地上开口道:“我对不起腩腩,你们吃了我吧。”

腩腩正是路桥刚刚敲死的虎狮兽,四肢缺陷导致运动减少,吃多了之后发福,肚子上肥肥的一块,所以路桥给了这个绰号。

而两只狮虎兽看见大开的笼子也不知所措,都走了出来。

路桥看见了他们吸入了紫色的气体,随后大喊道:“金矿和煤球。一命换一命,那我得去抵给腩腩。”

两只狮虎兽,一只有狮子的金色围脖叫金矿,另一只的围脖因为基因不稳定全部黑了所以叫煤球。

路桥看着两只狮虎兽,起身扑向自己的时候,路桥闭上眼。

异国他乡,死得太不值了。但也算是给腩腩报仇了,路桥毫不后悔。

但下一秒,惨叫声从身后传来,路桥睁开眼才看见金矿拦在了自己身前,而煤气死死地压着一只豹子,一口咬在豹子的脖子之上,将其咬死。

自己的身后,此时三只豹子被干掉了一头。

两位两头冲了上来,金矿和煤球是一点没给机会。

一爪,一咬。

路桥从未想过,狮虎兽能有这样的战斗力,因为平时懒洋洋的,自己还偷偷摸过他们的毛发和肚子,尾巴都拉过,虽然知道这些都是手册上不允许的,但懒惰又人畜无害的样子真跟猛兽搭不上关系。

可此刻,路桥确实看见了狮虎兽凶悍的一面。

金矿和煤球转过头,开始用带血的面庞蹭路桥的脸。

紫色的气体弥漫周围,让路桥有些不知所措。

金矿和煤球明明吸入了紫色气体,但却没有任何变化。

此时还是通人性的,难不成是针对自己?

路桥疑惑了几秒,瞬间想明白了什么。

当时银渐层确实疯了,但是笼子里还有其他猫。

一只折耳猫和断尾猫,它们并没有发狂。

这有什么区别?

路桥想到这里算是想明白了怎么回事,折耳猫是因为劣等遗传所以是有缺陷的。

有缺陷就对这种气体没有感觉对吗?

所以金矿和煤球,甚至已经被自己夺走了生命的腩腩,其实都不会因为紫色烟雾而发狂?

想到这里,路桥的眼泪又止不住了。

现在也没时间掩埋腩腩,路桥用一旁的纸板先将腩腩盖上,之后拍了拍金矿和煤球带着它们出了门,走到了侧边看见了远处的笼子。

豹子的笼子,并没有上锁。显然是同事失职了,只是用一根金属棍顶住,此时的金属棍都已经被压断了。

而一旁的狮子和老虎笼子,狮子和老虎双眼死死地盯着路桥,并且狂暴地打击铁笼。

显然此地不宜久留,门口的狗还在狂吠。

路桥整备了一下,平日里放在柜子里的工作服,用胶带里三层外三层地将四肢固定好,这样的话一般的动物就伤不到自己了。

路桥在柜子里拿出了面包车的钥匙,这是平日里给野兽馆拉食物的公用车。

路桥只有摩托车驾驶证,但此时也不得已选择了面包车。

毕竟摩托车带不走两个小可爱,面包车才行。

路桥看着金矿和煤球笑着:“让你们欺负老子!”

路桥打开了铁门,三只狗停止了叫唤,跃跃欲试想要冲进去。

大门打开的一瞬间,三只狗张大了嘴巴。

但下一秒,更大的两张嘴从房间内冲了出来。

三只狗根本反应不过来,两只被咬穿了脖子,一只被一抓死死地按倒在了地上。

“我来补刀!”路桥大喊着,一榔头砸了下去。

解气!报仇的感觉真好。

“金矿,煤球。”路桥喊了两声,两只狮虎兽松了口跟上了路桥。

那些投放的白衣人在那,路桥思考着瞬间愣了愣。

压抑感传来,眼前密密麻麻的反光双眼看着路桥这边。

是猴山!一整个猴山园的猴子此时都疯了。

一个个在树杈上蹲着,路桥眼前两边的行道树上,密密麻麻的猴子恶狠狠地看着路桥和两只狮虎兽。

一只猴子无所畏惧,但一群猴子路桥已经被眼前的场面吓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