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侮辱司草

第四百五十八章 侮辱司草(1 / 2)

“江森,你今天看起来挺兴奋啊,昨晚上有什么好事吗?”

“哦,专业课考试分数出来了,满绩点。”

“中医那门?”

“嗯,九十二分。”

早上的投篮训练结束,江森没回寝室洗澡。因为不用上课的原因,他直接跟冯援朝在食堂包厢里吃起了早饭。那位给森之队服务了一整个学期的食堂雷师傅,忙完这顿早饭,待会儿也就要下班了。从今天开始,森之队暂时解散,所有人要到年后再重新聚集。

“哟!你这么一心二用的,还能考九十多分?你小子,还真是天才啊!”冯援朝对江森期末能拿到这么高的分数,感到颇为惊讶。

江森淡淡笑着,很谦虚道:“不至于,不至于,离天才还是有差距的,只不过是发挥了曲江省文科状元应有的水平而已。而且也不算一心二用吧,无非也就是该读书的时候读书,该训练的时候训练,该写书的时候写书,该谈生意的时候谈生意,该谈恋爱的时候谈恋爱。

所以严格意义上讲,还是一心一意的,就是拆解开来,看起来事情比较多罢了。其实你们普通人啊,只要下决心,要紧牙,也是一样能办到的……”

“操,老子后悔了,就不该夸你。”冯援朝忍不住笑骂,“你特娘的真是会蹬鼻子上脸。”

“实事求是嘛!”江森把牛肉馅儿的包子往嘴里塞。

冯援朝道:“对了,等过完年,正月十五后,篮管中心要你去北京一趟。巩指导说要你去队里合练,打一场对内热身赛,把最终十二人大名单定下来。到时候篮协的领导都会去看,谢安龙已经同意了。你到时候就打二十分钟,上半场,目前虽然还没摆明了说,不过你的这个位置,基本是定下来了。到时候正常发挥就行,别紧张。”

“紧张个屁。”江森好笑道,“除了大姚不算,剩下全队所有人加起来,钱没我多、学历没我高、各方面成绩都不如我,我才是明星好吧,到时候谁该紧张他们自己心里没数吗?”

“我日……”冯援朝看江森的眼神更不对了,“森哥,你今天兴奋得有点过头啊!”

“嗯。”江森抑制不住被处理过的喜悦,不分场合地分享战果,“因为从今天起,老子就是纯爷们儿了!”

冯援朝:“嗯???”

早饭后回到寝室,时间还早,但宋大江已经起床了。没有兔子的日子,也不用看书复习,大江闲着没事,就把屋子打扫了一遍,还洗掉了他堆积了至少一个半月的衣服,江森带着早饭回来时,正看到他在阳台上晾衣服,随手把给宋大江带的早饭放到他桌上,江森随口问道:“你这衣服,打算在阳台上挂到过年回来啊?”

“啊?我跟楼下阿姨说了,让她明天帮忙收一下……”宋大江显得颇不好意思,腼腆地挠挠头,然后一边继续挂衣服,一边问江森,“你昨晚上是没回来吧?”

“嗯。”江森点点头。

宋大江又好奇且充满向往地追问:“昨晚上,跟你女朋友一起睡的?”

“嗯。”江森继续点头。

“哦……”宋大江假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可脸上却难掩羡慕,只是马上又转移话题,很克制道,“那宾宾就交给她咯?”

“对,等过完年再接回来。”江森道,“或者放她家里也行。”

宋大江闻言,不禁立马就紧张了,“那我下学期还有工资拿吗?”

“有的。”江森笑了笑,“咱们签了一年的用工合同嘛,劳动关系持续到明年十月底。你暑假回去,还能带薪休假两个月。”

“嘿嘿……”宋大江发出憨厚的笑声。

每个月五百,两个月一千,啥都不用干,他弟弟一学期的生活费就到手了。

不过光这点钱,还是不太够,宋大江又弱弱问道:“那你明年,选修课报什么啊?我看来好像有一门大学物理……”

“我靠,你在侮辱我吗?”江森忍不住笑道,“当家教上瘾,拿我当提款机啊?我好歹会考数理化生四个A,我理科还有救的,大学物理不一定要补课的好不好!”

“哈哈哈……”宋大江跟着笑了几声,心里却不禁有点小失望。

上上个月,江森每周补课五天,有时一个小时,有时两个小时,一个多月下来,他愣是在江森身上挣了七千多块,比学年一等奖学金都高,头一回这么直观地看到知识的力量。

可惜了,这样的机会,看样子以后应该是不会再有了……那可是大几千的收入啊,他弟弟高三一整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全都包圆了还能有富余的那种!

“我下学期应该不会报那么费劲的选修课了。”宋大江心里正叹气的时候,江森果然这么来了句,“下学期真没时间了,时间太紧了。”

一边拿了换洗衣服,往卫生间走。

“唉……”宋大江叹了口气,“四个学分,只有大一的能报。”

江森瞬间脚步一停,转过头来,“那就是说,大三之前,就能把选修课的学分,全都修够了?”

“嗯。”宋大江点点头。

“操!”江森愤怒地骂了句,走进了卫生间。

为了节省后面的时间,这课不报还不行了?!

……

一小时后,江森写完今天的两千多字,不到八点,叶培就提着行李箱,风尘仆仆赶来。

江森没什么可收拾的,只是带了两身换洗衣物,加上一些需要随身携带的证件,简单地背了个书包,就领着宋大江和叶培出了门。从楼上下来,宋大江又千恩万谢地跟宿管阿姨说了些话,让她注意楼上的衣服,阿姨当然满口答应,反正只是举手之劳。她还得好几天才能放假。

三人走出大楼,清晨的申医,大雪已经停了。

校园里还到处都是人,甚至连宿舍区出门马路转弯口的健身房都还在营业,隔着透明的窗玻璃,能看到有人正在正对着马路的跑步机上慢跑,已然半点看不出雪灾的痕迹。

申城这边的各种供给,依旧充足得简直溢出。

出了校门,田管中心派了陶润吉过来接送,三人上车后,江森拿出手机,想了想,给安安发了条短信:“回东瓯市了,大概三天后回来,有重要事电话联系。”

然后不到十秒,安安就回信道:“好的,一路顺利。”

江森微微一笑,把手机放进口袋。

兜里的手机数量又变回两部,有点烦人,不合符他清清爽爽的出门需求……

但为了孩子,忍着吧。

等过几年能双卡双待,问题就解决了。

“一路顺风!”四十分钟后,陶润吉把三人送到机场。

江森跟他挥挥手,两辈子头一回,带着两个小弟,进了机场大厅。

以前他出门,总是孤家寡人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